热搜: 青春 学霸 爱情 时光

登录

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快速登录

第1章 万能预言者

作者:火皇天下发布时间:2016-03-11 12:40 3598字

人类的大脑通常只觉醒了10%,还有90%处于沉睡。据说人的大脑如果全部觉醒,那人类将会上天入地无所不能,或者可以说他们将会是人类的神明。

当然,这一切都是个传说,或者是科学界屡争执不休的论题。

但这个传说还是被少部分的人类所传颂,传说500年前,有外星生物来到了地球,它们抓了六个地球人做实验,结果实验失败。从此它们也离开了地球。

外星人的实验虽然失败,但是让它们没想到的是,那六个人类在实验下竟然让大脑沉睡部位得到了觉醒。

从此几个人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各有独特的异能,超能力。

有了异能力之后的他们,便企图称霸人间,想成为地球的主宰。

当然,有这种想法的只有三人,而其他三人并不同意他们的做法,他们觉得有了异能之后不应该到处肆意破坏人类的文明,更不应该介入普通人类的生活。

他们不但不同意征服全人类,而且还提出在背后默默地帮助人类度过一次次天灾所带来的危机。正所谓能力越大,责任也就越大。

因此他们六人各呈一派,彼此各自为战,彼此相对而战。

由于他们的大脑不断在觉醒,异能,超能力也不断在增强,于是他们之间的战斗也越发的激烈。

后来,他们更加掌握了如何让普通人的大脑觉醒,变成异能者,于是他们彼此间为了各自的战斗,都各自壮大自己的队伍。

从此双方各自有了自己队伍响亮的名称,正义的一方称之为“狂影”,另外一方则称之为“癫”。

正因为他们之间相生相克,彼此为敌,倒也让人间受到了极小的危害,他们的战场往往被正义的一派引导到离人类家园极远的山峰,海洋,孤岛。因此人间知道他们的存在可以说是微乎其微。

直到一百年后,双方都两败俱伤,但狂影一方略胜一筹。在这场战斗中死的死,逃得逃,最后只剩下两人决战珠穆朗玛峰山顶。

这两人便是狂影和癫的领军人物,被称之为狂影之祖和癫之祖。他们在雪山之巅大战了七天七夜,最终狂影之祖获胜。而癫之祖在临死前抽出了自己微弱的灵魂逃走,企图以后寻找机会重生。

狂影之始祖在战争中也身负重伤,不久后也离开了人世。在临终前,他嘱咐了他的弟子,不管多少年华,一定要找到癫祖逃跑的灵魂,在他重生之前将其灭之。另外要始终关注人类异能者的举动,因为人类之中除了那些逃跑的异能者之外,不乏有在契机中无意觉醒人类存在。有必要的话,一直暗中以其战斗,直到觉醒异能者消失在地球为止。

狂影之祖和癫之祖在战死前还发现了一个惊天的秘密,这个秘密对他们来说,直关生死。

这个秘密就是当初外星生物留下万能预言之果,据说吞下了这颗万能预言之果的人,会改变人类的命运,或者是让人类彻底覆灭,包过觉醒异能者。

在双方得知这个秘密之后,各自疯狂的抢夺。在狂影之祖和癫之祖战死之后,双方依然明挣暗夺。但最后,这颗万能预言之果最中落到了正义的一方,也就是狂影。

狂影之祖的徒弟找到了一个脚踏七星的异能者服下此果,从此这个异能者便成为了异能者之中的第一个万能预言者。

万能预言者虽然诞生,但他倾尽一生始终悟不透万能预言之果的真谛,更掌握不了让觉醒异能者彻底消失力量。

虽然第一代万能预言者掌握不了其中的真谛和力量,但好在万能预言者代代相传,而且都是脚踏七星者得到传承。

于是每代万能预言者都以参透万能预言的真谛和寻找下一代万能预言者为己任,他们希望终有一天,觉醒异能者彻底消失在地球,因为他们原本就不属于这个世界。

除此之外,狂影后代还肩负着一个极其重要的任务,那就是防止癫之祖的灵魂在三百年后的血月之夜复活重生,并且把初代万能预言者独有异能之元神化作的植物神丹,交给三百年后的万能预言者,主要是防止癫之祖重生后,让其有实力以之一战,进而保护无辜的普通人类。

而寻找脚踏七星者并不容易,不可能见人就脱其鞋验明正身,因此狂影制造了一个七星神珠,专门用来代代寻找脚踏七星的万能预言者。

从此以后,狂影和癫之间的战争依然在暗中进行,寻找万能预言者的任务也在代代相传,寻找的人不单是狂影,更有癫,只是他们的目的不同罢了。

……

三百年后。

平日风平浪静的北海在今夜显得异常的诡异,在黑色的夜空中一轮血色的赤月高高挂起,把整个北海城市照的满是血色通红起来。

北海市的所有人也因此投去好奇的神色,也有些胆小的人胆战心惊,惶恐不安起来,好奇而惶恐的他们更是三五成群的聚焦指月惶谈不止。

“天呐,你们看今晚的月亮怎么会这么红啊!而且还红的这么的恐怖诡异,就像从血缸里掏出来的一般!”

“是啊,这可能是不详之兆吧,不会是有外星人侵略地球吧?”

“我的妈啊,这更像是妖魔鬼怪要出世的征兆啊……”

“我说你们是不是科幻电影看多了吧,胡说八道,但这肯定是不好的征兆,可能是天灾即将来临了吧……”

正在大家舆论的正激烈时,一个一身乞丐打扮的老者脸色闪过一阵恐慌之色。

他一脸凝重的盯着这轮高挂在空的血月,突然,他上衣口袋大放光芒,不知那口袋中是何神物。

老者见状,一脸的凝重转而变成了欣喜,刚刚的恐慌也随即被惊喜所取代。老者立即从口袋里掏出那大放神光之物。

那是一个绿色透明的玻璃球,看着手中那玻璃球散发出的绿色光芒,老者无比欣喜若狂。

“哈哈哈,终于找到了,人类有救了。”老者开心的自言自语起来。

接着,老者突然拿着那颗玻璃球疯狂的向车流不息的马路奔去,双目更是不断转动,仿佛在寻找着什么。

老者跑到马路之后,径直拦在一辆黑色的宝马面前。

“喂,老头,你找死啊。”宝马车上的司机急速刹车,然后摇下车窗,探头愤怒的冲着老者破口大骂。

“怎么了?”坐在后座的一个青年男子放下手机问道。

“江博士,有个乞丐突然跳到我们的车前,真是找死。”那个司机回答道。

“撞到人没有?”被称之为江博士的男子问道。

“没有,不过刚刚好险,差点就撞到了,可把我吓坏了。”

“知道了,你也别骂了,我下车看看。”江博士说完就去拉车门。

“江博士你等等,你就不怕是碰瓷的。”司机提醒道,这年头因为碰瓷的太多了。

“我看不像,如果真是碰瓷那我还真佩服他,敢拿生命做赌注的碰瓷,我到想见识见识。”江博士没有理睬司机的劝解,而是继续推开车门。

“……”司机听后也没有继续劝阻,而是无奈的摇了摇头。

江博士下车后,走到那乞丐老者的面前,“大爷,这么晚了,你怎么跑到这玩撞车了?你没事吧?”

江博士的话刚毕,只见那老者突然上前一把抓住他的脖领,然后一把提起,狠狠的按在车头盖上。

“喂,你这个疯子干吗呢?不就是说你碰瓷吗,用的的着这么大火气,打人泄气吗?”江博士还没搞清状况就被按到在车头,等他回过神来,便也恼怒的破口大骂。

“喂,你这个叫花子,我劝你快点放开江博士,不然休怪我不客气了。”司机见状也慌忙从车里拿出了一根管钳,指着老者威胁道。

司机刚说完,老者看也不看,飞起就是一脚朝那司机踹去,顿时那司机便被踹飞了几米远,翻滚在地。

“你这个疯子,叫花子,你到底想干吗?”江博士见司机被踹飞晕了过去,心中更是恼怒,早知道刚刚把他撞死算了。

老者依然没有理会江博士的谩骂,而是迅速把他的左腿抬起,然后把他的鞋子迅速脱落而下。

“啊,不要啊,大爷,求求你了,我给你钱,我不搞基,求你放过我吧。”江博士见老者抬起他的腿,然后又脱鞋,那接下来是不是要脱裤子呢?想想都觉得害怕。

老者毫不理睬他的哀求,而是一把把他的身躯翻转过来,让他趴在车盖上,好更清楚的检查他的左脚底板。他慢慢的把手中的玻璃球靠近江博士的左脚。

“你这个死变态,你不是要在这里跟我搞基吧,不要啊,我刚刚拉过屎,很脏的,要不,大爷你等我回去先洗个澡再说。”一被翻身,江博士更加慌乱了,你大爷的,这可是在大街上啊!

老者仍然不理踩他的胡言乱语,他一把扳过江博士的脚板,果然,在他的脚板正中心有七颗红痣,连成北斗七星之状。那颗靠玻璃球也更加越发的大放翡翠般的光芒。

“真的是你,哈哈哈哈,终于找到了,脚踏七星,万能预言者,我终于找到了,师父,我终于不辱使命,找到他了。”老者看后,突然大笑起来。

“你在说什么?脚踏七星?难道是我脚底的七颗红痣!如果是这七颗红痣惹你不高兴了,那我立刻用硫酸把它去掉,大爷,求求你放了我吧,我的脚都快抽筋了。”江博士继续苦苦哀求着。

“你叫什么名字,今年多大了。”老者停止了笑容,松开了他的脚踝,然后一脸严肃的问道。

“哎哟,痛死我了,我说你不能轻点吗?”江博士拼命的挠了挠脚板抱怨的说道,“我叫江霖,今年27,请问有什么问题吗?”

“江霖,霖,雨中林木,这代表着生生不息的涵义,不错,好名字。”老者若有所思的捋了捋他那稀疏的山羊须。

“那当然,等等,你不会是因为我的名字而对我感兴趣吧!如果是这样,那我改好吗?求你千万别对我感兴趣,我给你钱都行。”江霖现在只想快点摆脱这个老者,管他是不是碰瓷的,只要能摆脱他,花再多的钱他都愿意。

“你知道今天的红月意味着什么吗?”老者突然抬头再次凝视着那轮死亡气息的血月。

“红月?呀,还真是啊!刚刚我怎么没注意到,这红色的月亮到底是什么现象,月球地表发生变故,可这不科学啊。”江霖一抬头见此血月也是一惊,但作为博士的他并没有像其他人那种封建的认知,他所想的更多的是朝科学的思维去思索。

  • 举报不良信息
  • 0
  • 2
  • 0
<

>
举报不良信息X
举报类型:
色情暴力
  • 色情暴力
  • 广告信息
  • 政治反动
  • 恶意造谣
  • 其他内容
补充说明:
网站地图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