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搜: 青春 学霸 爱情 时光

登录

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快速登录

010:哀哉我命悬,悲兮妖魂灭

作者:牧雪发布时间:2018-04-15 21:05 2076字

见到如此血腥一幕的我,是又吃惊又气愤,真是想不到它的戾气到了晚上会是如此之重,变得这般暴戾而残忍!

我已意识到了情况不妙,接下来很可能有一番恶战,于是我连忙朝众人道:“你们快先进屋子,这里由我来应付!”

其实不用我这般吩咐,众人早都已经开始四下逃窜了,不过他们走开了也好,毕竟,给我的施展腾挪了不少的方便。

我紧紧地盯着那只诡异的大黑猫,只见它也正狠狠地盯着我,似乎是在警告我:如果我再阻止它的话,我的下场就会如刚才那个人一样。

但是我此刻哪能退缩呢?它现在变得毫不讲理,残害无辜,我哪能容忍?作为一个阴阳先生,在这种时候撇下受苦受难的人们,绝对是违背我的初衷的。所以我当即就掐起了法指,朝它怒斥道:“我现在不管你生前如何,但是那些曾经对不住你的人现如今都已经得到了应有的报应,而你如今却如此残害无辜,我亦绝不轻饶你!”

是的,本来我听说了她李杏花生前的坎坷而痛苦的遭遇之后,我是对她起了同情心的,如果她能就此放手,我倒是可以放她一马;但是她若是执迷不悟,死不悔改,非要继续为祸一方的话,我也只能为民除害了。

哪曾想我此话一出口,那黑猫却像是发了疯一样朝我扑来,伸出了它那尖利的爪牙,说时迟那时快,我将身一闪,还好有幸得过。不过我知道,如果继续这么下去的话,我迟早会被它给击中。要一旦被击中,那个曾经被咬断脖子和刚才那个被抓瞎双眼的人估计就是我的下场了。

所以我哪里还敢继续迟疑下去啊,既然它非要拼个你死我活,那我又怎能还存些妇人之仁呢,当即就打出请仙的法咒,叫了声“托”!

还别说,当我话音一落,那黑猫果真浑身一颤,像是被我给震慑住了一样,紧接着它就凝神盯着法坛上的神位看。也许它也意识到我是请地仙了吧,毕竟它现在附在一牲畜的身上,主体是猫,还是比较惧怕地仙的,因为地仙也是牲畜修炼成的。

然而,事情却并不像我所想象的那样,我那仙家师父玉 女天仙胡碧娘不仅没有像之前那样现出真身来助我,也没有将她强大的法力过给我,因为我完全没有感觉自身有丝毫的变化,也没有看到周围有半点动静。

我心上正奇怪着,莫非胡碧娘这次真的不愿意远涉凤凰来解我之危吗?但是,大黑猫似乎也察觉到了我并没有成功,又是一声怪叫带着一股凌厉而猛烈的腥风朝我扑来,我拂尘一挥,尽量护住我的脖颈与脑袋,同时再次掐了法指打出请仙法咒,高声叫道:“托!托!托!”

然而,尽管我连叫了三声,却依然没有丝毫的变化与动静,我的心在那一刻完全变得慌乱了。因为我清楚的知道,如果我无法顶仙成功的话,今晚真的就可能死在它的爪下了。

李杏花的阴魂所附身的大黑猫见我第二次也失败了,是更加的得意了,因为我从她的叫声中听出了冷眼与嘲笑。而此刻的我,已经变得手无足措起来,眼看的那大黑猫一跃而起,两只爪子抓在了屋梁之上,将尾巴露了出来,迅速的延长,像一根疯长的树藤。

见到这一幕,我几乎心都要吓出来了,心说这怎么猫的尾巴还能够自动长(zhǎng)长(cháng)啊?但是那尾巴很快就像一根绳子一样,在我还来不及做出反应的时候,就已经缠住了我的脖子,继而两臂、继而腰身、继而双腿,最后使我完全动弹不得。

当我呼吸一次,那尾巴就紧缩一下,再呼吸一次,那尾巴就再紧一下,像是要把我活活地给勒死。我只好屏住呼吸,但是我越是屏,我的脑袋就越发的充 血严重而胀痛的厉害,眼眶中的眼泪也不由自主地被挤了出来。

那一刻,我仿佛看到了陈腊梅死去的面容。我终于知道为什么就连陈腊梅那样有道行的神婆都敌不过它了,因为这大黑猫本就不是一个简单的黑猫,估计就是一只即将成精的猫,不然,它的尾巴绝不能够长得如此之长。

就在我感觉自己快要支撑不下去的时候,我还是将希望寄托在了狐仙娘娘的身上,因为我是她的弟子。她为了躲避天雷地火,先后收了廖红菊、白善琦两个罡仙弟子,而如今的她们都已经离世,而我现在是唯一一个能顶她法力行善积德帮她躲避劫难的弟子。

于是我挣扎着再掐法指,心中默念:“天地玄宗,万气本根。天地内外,地仙通神。视之不见,听之不闻。弟子恳求,朝礼心诚。速现金光,覆附吾身!”

我本是于悲观中侥幸一搏,没想到这一次真的就有一道白光闪现,身旁竟然现出一个六尾狐狸,一下就咬断了缠在我身上的黑猫尾巴,化作一根黑麻绳,散落在地,紧接着就听到大黑猫一声凄厉的惨叫。

当白光过后,就什么也不见了,从屋梁上只坠下一个大黑猫,口中吐血,在地上抽搐着。

我没想到狐仙娘娘这次没有现出它的人身,而是本身。我也竟没有想到现在的狐仙娘娘已经有了六条尾巴。之前说过,狐成精,每过一百年渡劫一次后就会长出一条尾巴,狐仙娘娘已经修炼了五六百年年,可不是六条尾巴嘛。我想狐仙娘娘如果能修炼到千年,那么它就真的会长出九条尾巴,成为传说中的九尾狐,而超越地仙成为散仙了。

至于散仙是一种什么样的概念,我这里不多说。只说当时我只看到在地上衉血的黑猫,样子十分惨痛,我不禁为之唏嘘不已。因为我知道,无论是成精的黑猫本体,还是李杏花的阴魂,此时都受到了莫大的重创。

我朝它道:“李杏花啊,你本是自己放弃了自己的生命,又怎能将仇恨完全冠于全村人的头上呢……”

但是没想到,我的话还未说完,大黑猫就挣扎着站了起来,朝外跑了出去……

  • 举报不良信息
  • 0
  • 1
  • 0
<

>
举报不良信息X
举报类型:
色情暴力
  • 色情暴力
  • 广告信息
  • 政治反动
  • 恶意造谣
  • 其他内容
补充说明:
网站地图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