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搜: 青春 学霸 爱情 时光

登录

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快速登录

第一章 碰瓷我是专业的

作者:国民老八发布时间:2017-09-18 16:37 3523字

“当真是有眼不识金镶玉,想我徐子墨好歹也是妙医圣手,竟然连一家私人诊所的实习岗位都应聘不上,居然还说小爷的脑子有问题,等老子发迹后,铁定把你这家诊所给收购下来!”

繁华的巷口深处,一名身穿青色长袍,面目清秀的少年,正站在一家私人诊所的门口,破口大骂。

此人叫徐子墨,从小生活在在孤儿院,后被一个糟老头带回山上养大,教授其医术,武道。

在山上苦修数载,终于,就在最近几天将糟老头的一身技艺全然学会后,正准备来京华市好好闯荡一番。

原本信心满满的他,以为自己能够在这繁华大都市顺风顺水,谁想却在求职道路上屡屡受挫。

不是因为没有学历,就是因为没有过任何的工作经验。

如此一来,几乎没有一个单位愿意给这样的三无人员提供一份工作岗位,哪怕是刚刚拒绝了他的那个私人小诊所也不例外。

眼看兜里一天比一天干净,再找不到事情做的话,徐子墨瞬间有种感觉,搞不好自己可能在这个繁华大都市里被活生生的饿死也说不定。

“前面的人快闪开啊,我是女司机,才第一天上路啊!”

就在徐子墨满脸愁容之际,前方巷口一声尖叫传来,只见一辆失控的甲壳虫正向徐子墨这边驶来。

“卧槽,老天爷你是在玩我吧,原来小爷原来不会被饿死,而是要被撞死!”

徐子墨心里一阵腹诽,但他神色并不显得慌张,反而面色平静的扎着马步,丹田运气,直接施展出了在山上苦练多年的金钟罩。

要知道他在山上跟糟老头学的功夫可不是电视里面的那种特效抠图和花拳绣腿,不说刀枪不入,水火不侵,但也不是一般的攻击能够撼动的。

砰!

就像地上的一声惊雷,徐子墨全身被击中直接飞出了三四米,这才停了下来。

“完了,这次真的闯祸了!”

甲壳虫上的女司机在这种完全吓懵的力量下,良久缓过神来,这才慌里慌张地下车向徐子墨迹走来。

“乖乖,这铁壳怪物的冲击力还真不是盖的,要知道在山里,我用硬气功,王寡妇家发情的老牛都憾不动我,没想到这里被吃亏了!这女司机惹不起啊!”

徐子墨侧身倒在地上,眼睛睁得大大的看向那个靠近自己的女司机,眼睛顿时亮了起来。

女司机穿着一件米白色的职业套裙,将丰满的臀部包的紧紧地,****的玲珑曲线毫无保留的展现而出,精致的小脸也是显得格外**, 妩媚中带着一丝清纯,再加上那一身职业OL气息,最容易激起男性的犯罪欲望,尤其是徐子墨。

是的,徐子墨敢发誓,这个女司机绝对是他这辈子见到过的最美的女人,就连以前觉得颇有韵味的王寡妇也要略逊一筹。

就这样,徐子墨的鼻子不自觉的流出了鼻血。

“喂,你没事吧?”

看到徐子墨盯着自己,那美女吓得心惊胆颤,声音颤抖。

徐子墨爬了起来,擦了鼻血,一些愤怒的盯着美女:“请问,我没死,是不是让你感到很失望,准备再多来那么几下?”

哼,老头子说的果然没错,这大都市里面的女人就好比深山里的老虎,而且越是漂亮的女人,这心就越毒。

徐子墨对此毫不怀疑。

这位美女惊恐地望着徐子墨,就像在看怪物。

普通人被车撞了,没有死或受伤,人面前的人居然还活着,这人的身体素质也太强悍了点吧。

“很抱歉,我老是左右不分,其实我刚刚踩刹车了的,你感觉怎么样,我要不要带你去医院检查一下呢?”

美女满脸歉意,或许是因为有些羞愧的缘故,说话的时候头鞠躬,胸口剧烈的起伏,给徐子墨带来的强烈视觉冲击,比方才这辆车带给他的冲击更可怕。

“行了行了,也别那么麻烦了,你撞人,随便给我点汤药费就行了,去医院就免了。”

徐子墨的皱了皱眉头,直伸着他的手,“不能少于50块,否则,这事没完!”

“什么?五十元?”

美女目瞪口呆,看向徐子墨的眼神,就像在看一个弱智。

这家伙不会是刚从精神病医院跑出来的吧?

“美女,如果你胆敢耍无赖,小心我把你绑回去当压寨夫人!”

徐子墨看到美女没有搭理自己的意思,立马装出一副凶狠的表情,威胁道:“另外,我还有一个祖传凶器,可长可短,威力相当可怕,你要是敢抵赖,我会让你见识下它的威力!”

没错,对于徐子墨来说,这五十元已经是一笔巨款了。

“你别生气,我这就把钱给你!”

美女惊愕很长一段时间后,终于回过神来,随手拿出一张红票子递给徐子墨,“很抱歉,今天出门匆忙,所以身上带的现金不多,你可以跟我去银行,我卡里……”

“不需要!”

徐子墨把美女手中的毛爷爷给抢了过来,一把塞进口袋:“美女,我也不是那种贪小便宜的人,但我没有零钱找你,可你又撞了我,这样吧,我让你再撞一次,我们就扯平了。”

就这么说着,徐子墨从容地扎着马步蹲在地上,丹田运气,立马摆好了姿势。

看到这一幕后,美女突然有一种扭头就跑的冲动。

这家伙,到底是神经病还是专门来碰瓷的!

如果是敲诈勒索,又怎么只会敲诈50元?

这家伙一定是个神经病!

“不,我也不用你找零了,就一百吧。”

美女抿着红嘴唇,说话时,她心里感到有点愧疚。

撞了一个精神病而且只花一百元就打发掉,自己是不是有点残忍?

如果这家伙受到了内伤,这一会又看不出来,但等一下死了怎么办呢!

“不,我不能占你便宜,这样吧,我给你写一个借条,等我赚到钱的时候,我会还给你。顺便问一下,你叫什么名字?”

徐子墨拿出纸笔,抬头看着那美丽的女人。

“江瑾瑜。”

美女怯声道。

徐子墨笔走如龙,很快就写了一张借条,把它交给了江瑾瑜。

江瑾瑜看了看那张纸条,眼睛顿时一亮。

虽说眼前这人穿着奇怪,看起来像精神疾病,但字的确写得很漂亮。

“给我手机号码。”

徐子墨拿出那部老诺基亚手机,把它递给了江瑾瑜。

“你要手机号码干嘛?”

江瑾瑜暗自警惕起来。

“你不给我手机号,我怎么付钱给你?”

徐子墨插着腰,给江瑾瑜一个你是白痴的眼神。

“流氓!”

江瑾瑜哭笑不得,这个人到怎么了,被撞得半死不活,竟然还在想着怎么泡妞。

她认为没有人会在乎那50块钱。

“流氓吗?”

徐子墨嘴角略掀,眼神肆无忌惮的在江瑾瑜那玲珑身曲上扫视,片刻后不屑地撇了撇嘴:“美女,请你放尊重点,你是很漂亮,但我喜欢胸大屁股大的女人,我家老头子说过那样的女人能生儿子,所以你就不要自作多情了!”

在山上,徐子墨见过最美的女人就是山脚下的王寡妇,身材丰满,胸部丰满,老头子说,这样的女人是最好生养的,可以生儿子。

在老头的影响下,徐子墨的审美也受到了潜移默化的影响。

“哥,我刚刚撞了一个人,你过来一下,地址我定位发给你。”江瑾瑜决定打电话求助:“对不起,是我一时大意。说起来,都怪冯浩那个王八蛋,追了我三个月还不死心,今天直接开车来公寓堵我,我烦不胜烦,才开了甲壳虫出来散散心,没想到又出车祸了……好,我在这等你。”

挂断电话,江瑾瑜似乎平静了很多,再看看徐子墨的眼神,也有一点底气。

“美女,如果你不给我你的电话号码,那干脆给我介绍份工作吧,我医术高明,而且还很强壮,不相信我给你表演!”

徐子墨一看江瑾瑜打电话叫人,心中不屑,故意走到一旁的甲壳虫前,伸手捧着车底盘,猛地一发力,直接将甲壳虫给抬了起来。

“天哪,你到底是人是鬼?”

江瑾瑜差点被吓哭了,膝盖软了下来,摔倒在地。

“鬼?”

徐子墨打了个白眼,咕哝道:“我玉树临风,怎么可能是鬼呢?美女,你快点起来,别装死在我面前,在流氓里面,我可是你的前辈!”

不管徐子墨怎么说,她就一直平躺在地上,一句话也没说。

徐子墨心里咯噔一下,连忙弯下,给江瑾瑜把脉,检查她的状况。

“原来这个女人患有先天性心脏病,受到外界刺激,心脏就会复发,导致心脏骤停!”

徐子墨面色一正,当即开始运气,给江瑾瑜治病:“嘿嘿,幸好你碰到了我,要不然你可就活不成了!”

徐子墨运转气功,将内气传入江瑾瑜的五脏六腑,不一会儿,江瑾瑜骤停的心跳恢复脉动,但依然颇为孱弱。

“啧啧,效果好像不太好,看来只能贴身按摩了。”

徐子墨舔了舔干裂的嘴唇,转头查看周围,路上冷冷清清,没有多少人,徐子墨放下心来,故作镇定地解开江瑾瑜的上衣,将粗糙的咸猪手,伸向了江瑾瑜光滑**的胸口,开始起伏有序地按摩起来。

“1234,2234,3234再来一次……”

徐子墨微微眯起双眼,一边喊着口号,一边颇为享受地按摩起来。

双手起伏有序,轻重适当,单论按摩技术,比起大医院的按摩师都要专业。

“你……你在干嘛?”

五分钟后,江瑾瑜迷迷糊糊地睁开美眸,感受到徐子墨的动作,一时间又惊又恼。

“别动,还有两个八拍你的心跳才能恢复正常!”

徐子墨一脸严肃地警告道:“否则的话,你的心脏病随时可能复发。对了,我刚才数到哪儿了?算了,重新开始数吧。1234,2234,3234再来一次!”

“你给我去死!”

感受到徐子墨的咸猪手愈发肆无忌惮,江瑾瑜忍无可忍,一巴掌甩在了徐子墨的脸上。

“你居然打我?我可是你的救命恩人,真是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

徐子墨气愤地捂着脸颊,忽然又坏笑一声,鬼鬼祟祟地凑到美女耳畔低语道:“大妹子,不怕告诉你,我的按摩手法,对于丰胸美颜也颇有奇效。我刚才摸了你的胸脯,很有料,但仍然提升的空间,只要你每天晚上给我贴身按摩一个月,肯定能让你变得胸器逼人,成为人间**!”

……

  • 举报不良信息
  • 0
  • 0
  • 0
<

>
举报不良信息X
举报类型:
色情暴力
  • 色情暴力
  • 广告信息
  • 政治反动
  • 恶意造谣
  • 其他内容
补充说明:
网站地图
网站地图